首页 关于协会 协会活动 政策指南 企业展示 会员园地 通知公告 思想建设 荣誉奖项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>>日批扣洞 > 会员园地 >
 
集中营幸存者回忆二战:“一声尖叫都会让我想起大屠杀”
2020-06-06 14:11

   5月18日报道法国《世界报》网站5月8日刊发题为《以所有家人之名》的文章,作者系纳塔莉·布拉夫曼和伯努瓦·奥普坎,文章编译如下:93岁的本杰明·奥伦施泰因是他们家唯一的集中营幸存者,也是在二战结束75年之后,能够见证那段历史的最后少数人之一。

   他是出生在波兰的犹太人,纳粹暴行让他失去了父亲、母亲、姐姐、三个哥哥、嫂子和只有8个月大的侄女。

   他经常说:我太太太幸运了。 一条活在辣根菜里的虫子奥伦施泰因一家生活在距离卢布林70公里的安诺波尔。

   他的父亲从农场购买鸡蛋和牛犊,按照犹太教规宰杀后销往罗兹和华沙。 他的母亲一边给父亲帮忙,一边照顾着五个孩子。

   本杰明是家中老小。

   孩童时期,本杰明始终生活在反犹主义中。

   老师、教士、警察都在助长这种仇恨。 对于当时还是小男孩的本杰明来说,甚至不觉得这种氛围不正常。 我以为到处都是这样,我们生来就该如此。

   对于一条活在辣根菜里的虫子来说,世界就是辣根菜。 1939年9月,德军入侵波兰。

   他们先是以侮辱犹太人取乐(例如在大街上剪掉他们视为神圣的胡子)、随意打人、一时兴起杀人,很快演变成了真正的镇压政策。 与大城市一样,这里也设立了一个犹太人区,围绕市集广场划出了一个周长一公里的区域,犹太人如果胆敢出去,就会被处决。 他们还得佩戴印有蓝色或者黑色六芒星的白臂章,否则就会被处死。

   本杰明头发是浅栗色,会被认为是波兰人。

   我不戴臂章离开犹太人区。

   我会被处以两项死罪,但我还是赢了:他们只能杀死我一次。 整个村庄犹太人完全消失14岁半时,本杰明第一次进入集中营:伊埃尼舒夫集中营。

   那里的劳力被迫修建维斯瓦河上的一座大坝。

   劳动非常艰苦,卫生条件极为糟糕。 我们快被跳蚤吃了。 看守是波兰的一般囚犯,他们冷酷无情,用鞭子抽打犹太囚犯。 人们像苍蝇一样倒下。

   本杰明当时不知道,1942年1月的万湖会议刚刚通过了最终解决方案。 你知道会议开了多长时间吗?半个小时。 半个小时就决定了一个民族的死刑!之后的几个月里,屠杀频频发生。 车队将数百人运往未知的目的地。 邻近村庄的犹太人完全消失,就好像被大地吞噬。

   1942年10月13日,安诺波尔16岁至60岁的犹太男子被召集到广场上。 本杰明和他的三个哥哥只有10分钟时间收拾东西,然后被带到了拉胡夫的一个劳动集中营。 第二天,妇女、儿童和老人被带着步行前往火车站。

   队伍从拉胡夫的木棚前经过。 本杰明的父母、姐姐、大嫂以及小侄女都在队伍里。 哥哥们托起我,让我能看到他们。 我父亲对他们说照顾好弟弟。

   我感觉那会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。

   不幸的是,的确如此。 直到战争结束后,他才确定了这一切:他的父母与姐姐都死于贝乌热茨集中营,那个集中营在1942年3月中旬成为第一个配备毒气室的集中营。 一升煤油与犹太人的价值1943年5月,兄弟四人分开。

   本杰明和二哥被带到了位于布津的一个集中营。 一天晚上点名结束后,却没有下达解散命令。

   这就意味着要处决某人。

   一名浑身赤裸的男人走出来,脖子上戴着一条铁链连在生殖器上,他只能弓着腰。

   他看起来完全没有人样了。 他的罪名是把钱藏到了饭盒的夹层。 2700名犯人被要求依次上前打他,乌克兰看守在旁监视无人作弊。 还没轮到我,那人就死了。 本杰明的二哥很快被送回了拉胡夫,本杰明独自一人留在布津。

   暴虐无休止,新的刑罚不断发明出来。

   看守将10名囚犯埋进土里,只留下脑袋露在外面,然后朝着这些活靶子开枪取乐。 逃跑的人很少,注定失败。 波兰人把逃跑者送回来,无论生死,可以领到奖赏:一升煤油,一公斤糖,半瓶伏特加。

   如今这些东西在商店里能卖22欧元。

   当时就是一名犹太人的价值。 你们在这儿连狗屎都不如1944年8月3日,本杰明和其他囚犯被赶上火车,运往奥斯威辛-比克瑙。 他与其他被选中的幸存者被安置在之前吉普赛人(他们刚被毒气杀害)居住的木板屋里。 一个长得像哈巴狗的舍监制定了规矩:你们在这儿连狗屎都不如。 在比克瑙,本杰明迎来了18岁。 一周后,一些德国平民挑中他,把他带到奥斯威辛附属的菲斯滕煤矿干活。 1945年1月13日,将近凌晨1点,菲斯滕煤矿接到疏散命令,因为苏联人渡过了维斯瓦河,向柏林挺进。

   囚犯们开始了艰苦的死亡行军,零下25摄氏度的天气里,他们穿着单薄的条纹囚服,只在肩上搭着一床被子。

   我们走了四天三夜。 队伍艰难地前进,不断停下来给撤退的德军让路。 掉队的人被打死。

   道路两边都是尸体。

   在如今的格利维采火车站,他们登上一列火车,比肩接踵地站在露天车板上。 几天里,这列火车四处寻找可以接纳这些囚犯的集中营,最终到了多拉。

   由于没有空闲的木棚,幸存者被关进了一个正在建设的剧院。 很快,本杰明腿疼得厉害,伤口转变成了蜂窝织炎,他被送到检疫站,其实就是一个等死的地方。

   一个塞尔维亚舍监负责送垂危者上路。

   不能再沉默了,去战斗吧不过,本杰明活了下来,一个德国护士可怜他,照顾他。 伤口做了手术,没有麻醉药,他就在嘴里咬块破布。 为什么他得到治疗、没有被处理掉?为什么要让他这个不值一提的犹太小子活命?这些问题没有答案……美国人来了。

   1945年4月6日,党卫军决定疏散多拉集中营。

   本杰明当时还无法行走,和其他伤残者一道被留在了那里。 撤离的大约两万人被扔在路上,大部分死于这最后的苦难。 终于解放了!本杰明发起了高烧,一个沦为囚犯的德国护士照顾他直到他能站起来。

   红十字国际的人来了,组织他们回国。 本杰明去了瑞士,在那里恢复了健康。 20世纪50年代初,本杰明发现他的一个堂兄弟还活着,生活在法国里昂。

   1951年,他前去拜访,决定留下来。 他在那里学习法语、娶妻生子。 我沉默了48年。

   讲述有什么用?谁会信我?他秉持这种固执的沉默,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。

   里昂曾是抵抗之都,后来却变成了否定主义者(指否定纳粹毒气室存在之人)的乐园。 我不能再沉默了……他们说,没有毒气室,也没有种族大屠杀,那么,我的家人们都在哪里?我妻子对我说:去战斗吧。

   于是,我开始作证。

   他给小学生们讲述,接受记者采访,也讲给那些对他的故事感兴趣的人听。 我的生活与大屠杀息息相关。 一个声音、一首歌、一声尖叫都会让我想起一些事情。 最大的伤痛是恐惧,它永远留下了痕迹。

 
会员园地
·关注里约奥运,画风不要“跑偏”-光明时评
·赤峰日报传媒集团建设新型主流媒体路径研究
·習近平氏、法に基づく人民の合法的権益の保障を強調 
·不同场景核酸检测系统启动征集
·国务院四川森林草原防灭火专项整治督导组在甘孜州督导
企业展示
Copyright © 2012-2018 日批扣洞_曰批视频播放_日本大学生曰批视频在线观看 版权所有
技术支持: 浩浩
备案号:粤ICP备32615856号